搜索
中南海网 微国度 创业商学院 风险规避 查看内容

我国企业“走出去”如何规避风险

收藏 分享 2011-3-30 11:00| 发布者: 杨东强| 查看数: 10| 评论数: 0

摘要: ■话题缘起 最近,日本大地震和利比亚战争等“天灾人祸”的相继爆发,再度引起人们对我国企业“走出去”话题的高度关注。记者近日在采访中了解到,除了“天灾人祸”给企业“走出去”带来高风险外,由于目前我国在海 ...

■话题缘起

最近,日本大地震和利比亚战争等“天灾人祸”的相继爆发,再度引起人们对我国企业“走出去”话题的高度关注。记者近日在采访中了解到,除了“天灾人祸”给企业“走出去”带来高风险外,由于目前我国在海外投资的统一法律保障体系没有相应跟上,企业自身在海外投资过程中缺少战略思维规划等因素,也导致我国企业“走出去”后面临多重风险。

我国企业“走出去”如何规避风险

■背景

我国企业“走出去”面临多重风险

记者近日在调查中了解到,我国“走出去”战略实施以来,并没有关于海外投资的统一法律保障体系,金融咨询、投行、评级等中介配套服务机制也没有相应跟上,而企业自身在海外投资过程中缺少战略思维规划,往往采取各种急功近利的短视投资行为,导致企业“走出去”后面临多重风险。

随着近年来海外经济利益持续拓展,我国已从资产被收购方逐渐转为资产收购方,对外投资额年均增幅在70%以上。一些“走出去”的企业对投资项目缺少长期跟踪和远景规划,加上配套措施没有及时跟上,极易受政策波动影响,同时,不适应当地法律文化环境等弊端开始显露。

■现象

半数以上海外并购交易未达到增值底线

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年均增幅已高达70%以上,我国企业正从以往担当资产被收购角色逐渐变成资产收购方。2010年上半年,中国作为收购方的并购交易额排在美国之后居全球第二位。

商务部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已在全球177个国家、地区设立境外直接投资企业1.3万家,对外投资累计净额(存量)达到2457.5亿美元。研究显示,半数以上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交易未取得成功,无法达到增值底线。

■分析

被并购方变资产并购方我企业“走出去”风险暴露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海外利益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汪段泳:显然,从被并购方变成资产并购方的转变,使得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风险同时暴露。我国目前的对外直接投资水平与国民经济发展水平不相匹配。

武汉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苗迎春:从某种程度上讲,海外经济利益已经上升为中国的核心经济利益。然而,我国对外投资的绝对投资收益与目前最大的国际投资国美国相比还有很大差距,海外资产的盈利水平较低,甚至出现亏损。

■现象

投资过度集中加大海外投资难度

一直以来,我国海外直接投资在能源、矿产等少数几个行业的集中度过高,并以大额的并购交易为主要投资方式,在地理方向上也过于集中。有关专家认为,这些过度集中、大额标的的投资易引起东道国的紧张与警惕,这造成我国的海外投资常常承受与其国际份额不相称的过度风险,加大我国海外投资难度。

据不完全统计,2008年至2009年间,以中国企业为买方的跨国并购,目标领域为能源产业的有13宗,交易金额277.54亿美元,占1亿美元以上并购案交易总额的48.6%;矿业15宗,交易金额262.34亿美元,占交易总额的45.9%。这些过度集中、大额标的的投资易引起东道国的紧张与警惕,加大我国海外投资难度。

■分析

东道国对我国投资的疑虑与摩擦不会很快消除

汪段泳:无论何种企业,其在国境内外的任何经营行为都应该体现资本扩张的本性,但中国企业的跨国并购却经常被认为背后体现的是中国政府的意志。

有关专家:一直以来,我国海外直接投资在能源、矿产等少数几个行业的集中度过高,并以大额的并购交易为主要投资方式,在地理方向上也过于集中。这些过度集中、大额标的的投资易引起东道国的紧张与警惕,加大我国海外投资难度。

湖北省商务厅对外贸易处负责人艾力:从目前迹象看,今后一段时期内,我国海外投资的主要领域仍将是能源、原材料等领域,这意味着东道国对我国投资的疑虑与摩擦不会很快消除。

■现象

高位进场埋下投资隐患

当前,我国企业往往在高价位进入国际市场,买到“天价”,或者冒险进入风险极高而自己又不熟悉的投资领域“买的时候不知道有多贵,卖的时候不知道有多便宜”的现象常有发生。究其原因,是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同时,配套的投资咨询、评级等配套机制没有跟上,而国内又缺乏相关的国际投资顾问服务、法律咨询服务。

■分析

我国企业对国外投行的金融产品研究不足

北京君投资本管理中心首席投资官彭俊明:我国企业对国外投行设计的金融产品以及衍生品却研究不足,在进行国际投资时,只能过度依赖评级公司的信用评级和国外投行的研究报告,以致被套牢于结构化衍生产品。

某专家:造成海外资产盈利能力较弱的原因有很多,汇率风险、政治风险、安全风险等多重因素均制约我国企业“走出去”步伐。此外,对当地法律规范不了解也可能导致签订很多项目时对成本估计不足。

■提醒

我海外投资须防急功近利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海外利益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汪段泳:我国不少企业对并购整合的理解还停留在买设备、买厂房、买技术的阶段,特别是在当前金融危机背景下,“抄底”心态泛滥。

中国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不能以纯粹投资的角度来看待“抄底”,企业想要真正并购成功一定要建立在自身实力的基础上,但实力除了资本之外,还包括自身的公司治理水平、经营水平等必要因素。国外的一些金融机构亏损较多,如果中资机构投资的话首先要动用资本金补亏,但从国际经济调整的时间来看,即便这些机构将来可以转好并出现收益,至少也得经过好几年。

■建议1

应鼓励分散投资领域

武汉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苗迎春:我认为,要避免海外投资风险,必须加强对投资国政治形势的跟踪和评估,一旦政治风险增大,要及时与东道国政府沟通,阐明风险发生对东道国的弊害,获得谅解与支持。同时,要引导企业购买与防御政治风险有关的保险,将政治风险转嫁给保险公司,降低和转移政治风险。建议中国企业“走出去”应该制定长期的战略规划,鼓励分散投资领域。

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研究总监郭继丰:中国境外投资的国家或地区分布的多元化、行业分布的多元化,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条件下,才能够有效地化解地区集中、行业集中的风险。

■建议2

建立风险预警体系

郭继丰:对于境外企业应该有事前监督管理,建议建立企业走出去的风险预警体系,即事先掌握海外投资分布的国家或地区的风险、行业的风险,需要有专门的机构对国家或地区、行业、企业的风险进行事前的分析与揭示,便于商务部对境外投资进行审核和管理,便于财政部、国资委对境外投资采取相应的管理措施。

湖北省商务厅对外贸易处负责人艾力:从目前国内的信用评级机构看,国内的信用评级机构在经过20多年的培育和发展,已经建立了企业信用风险评级体系、基于行业的信用评级体系,国家或地区的信用评级体系基本建立,一个从微观到中观、宏观的风险揭示和预警体系正在形成,基本能够为中国“走出去”战略的进一步实施提供风险咨询服务。

■建议3

加强境外公关能力建设势在必行

随着中国对外投资流量的不断增多,“中国投资威胁论”成为维护我国海外经济利益的重要障碍。因此,加强境外公关能力建设势在必行。

苗迎春:要大力宣传我对外投资对东道国经济建设的积极影响,比如带动资金和技术,增加当地的就业与税收,改善当地的基础设施,提高经济增长率等。在宣传中,要注意引用一些鲜活、生动的案例,增强形象宣传的正面效果。应通过积极、正面的沟通,打消投资东道国的疑虑,为双边投资和经济合作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除了巩固与亚洲贸易伙伴关系外,中国今后还应不断加大美国、加拿大、俄罗斯、德国、英国、法国等发达国家和非洲国家的投资力度。

 已同步至 杨东强的微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在线客服关闭

商务合作

在线客服

联系电话:13821191979

Archiver|中南海

GMT+8, 2011-5-1 03:15 , Processed in 0.15345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znhai X1.5

© 2010-2011Znhai Inc.